<li id="0n4rv"></li><rp id="0n4rv"></rp><em id="0n4rv"></em>
    1. <button id="0n4rv"></button><rp id="0n4rv"><ruby id="0n4rv"><u id="0n4rv"></u></ruby></rp>

        1. <th id="0n4rv"><pre id="0n4rv"><sup id="0n4rv"></sup></pre></th>
          <span id="0n4rv"><pre id="0n4rv"></pre></spa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南湖相對論】智能醫療信息系統能否“替代”醫生?

          發布時間:[2015-10-21 10:53:18] 瀏覽次數:

           來源:HIT專家網     記者:譚嘯

          今年,第四屆南湖HIT論壇首次開設嘉賓對話環節。在上午的“南湖相對論”環節,四位嘉賓受邀登臺:空軍總醫院信息中心主任蘇小剛、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計算機技術與信息管理處處長潘傳迪、IBM智慧城市醫療解決方案經理楊秀合、InterSystems臨床顧問弓孟春博士。楊秀合應邀先簡要介紹了IBM機器人醫生“沃森”的情況,之后主持人——HIT專家網總編朱小兵拋出了兩個方向性的問題讓大家探討。

          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計算機技術與信息管理處處長潘傳迪(右一)、空軍總醫院信息中心主任蘇小剛(右二)、IBM智慧城市醫療解決方案經理楊秀合(左二)、InterSystems臨床顧問弓孟春博士(左三)

          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計算機技術與信息管理處處長潘傳迪(右一)、空軍總醫院信息中心主任蘇小剛(右二)、IBM智慧城市醫療解決方案經理楊秀合(左二)、InterSystems臨床顧問弓孟春博士(左三)

          智能醫療信息系統會“替代”醫生嗎?

          主持人:智能醫療信息系統未來是否可能替代醫生的工作?

          潘傳迪:絕對不可能。因為人體是有個性化差別的,智能醫療信息系統可以幫助醫生,減輕醫生工作量,提高醫生工作效率,也有可能減少醫生數量。

          蘇小剛:完全替代是完全不可能的。智能醫療信息系統是醫生使用的工具,醫生需要利用好這個工具。

          弓孟春:協和是以臨床為重的醫院,協和醫學院最核心的課程是診斷學,它包括:視觸叩聽,比如:怎么傾聽、怎么與病人溝通等??梢哉f,醫學是科學里面最藝術的部分。在診斷過程中,智能醫療可以提供決策支持——support,它雖然不可能做決策,但在決策支持這一步可以做得很好。

          楊秀合:如果醫生只是“醫匠”的話,他只是治療技術的重復、治療經驗的復制,那么他就有可能被替代;如果醫生在思考、在搞科研,不斷地在總結概括提高,那么他就不容易被替代。當前,機器學習已經相當成熟了,但是漸進式的,人可以頓悟、冒出靈感,如果醫生不去學習、沒有頓悟,那就容易被取代。目前,沃森診斷的符合率已經達到80%,如果沃森與互聯網醫療相結合,就可以使疑難疾病的治療大眾化,而且機器比人強,不吃不喝、24小時不知疲憊,還不會死亡,可以積累知識。

          主持人:我聽出各位專家的言外之意是,將來的醫生可能有兩種:一種能跟上HIT潮流,就會成為好醫生;另一種跟不上潮流的則會有職業危機感。

          “南湖相對論”互動環節

          “南湖相對論”互動環節

          現有醫療信息系統如何變得更智能?

          主持人:智能醫療的發展是一步步分階段實現的,目前由于我們在數據、集成度、標準化等方面已經做了一些努力,醫療信息系統已經具備引導和助手的功能。在此基礎上,您能給出哪些建議讓現有的醫療信息系統可以更完善、更智能?

          潘傳迪:從數字化醫院到智慧醫院,任何一個系統都是從原先的數字化轉向智能化。臨床信息系統醫院應該從院前、院中、院后提供全面的醫療方案,而且院前、院后的意義更重大。目前這方面系統剛剛起步,處在起跑線上,更容易取得成果。大數據挖掘可以給患者驚喜,患者出院幾個月、甚至幾年后,通過大數據挖掘提醒患者可能出現某種情況。離開醫院或者來醫院之前提供這種服務,是完全不一樣的。這對醫生來說,可以增加用戶患者忠誠度,增加門診量。我認為,醫院管理好不好就看一個指標——門診量,只有門診量增加才能帶來后續的住院、手術、科研、教學等,如果醫院沒有病人了那是很可怕的。

          蘇小剛:沃森在臨床上的前景很廣闊,但也許比較遙遠。近5年內醫院能干什么呢?有些事情大家都在干,但是效果還沒完全展現出來,比如:臨床數據中心(CDR)、臨床決策支持、臨床知識庫、臨床路徑、臨床信息系統集成平臺等。這些事情更多是從系統建設角度來考慮的。那么從醫生的角度來看,他們有哪些需求呢?把醫生解放出來的工作都可以做。比如在信息采集、醫生錄入方面,能否讓醫生的信息采集變得更簡單?有的聲音識別軟件,醫生錄音后就能錄進系統中,讓醫生的工作變得很輕松。再比如:信息展現,我們的電腦屏幕永遠不夠大,過去醫生診斷時單子擺一桌子,如何集中展現?還有,融入系統的規則越來越多,醫生記不住那么多規則,如果把規則做成剛性的,違反了就通不過去,這樣醫生又會感覺很麻煩,未來的醫療信息系統應該考慮如何能既解決問題又不讓醫生感覺很麻煩。

          弓孟春:我從北京協和醫院到了IT公司后,就在想:能否用技術解決以前當住院醫、看門診的煩惱。后來發現,醫療信息化基本就不是技術問題,我們需要在方法論層面就把這些問題解決了,哪些臨床決策支持的規則符合哪些特性才能在醫院推廣下去?首先是不能讓醫生產生過多的工作負擔。比如,醫生要給病人開谷維素,但病人在之前3個月沒有查肌酐,這是系統不光要提示,還要有個鏈接,醫生點一下鏈接查肌酐就開出去了。二是要讓醫生更多地參與進來。比如:2013版的糖尿病患者指南,我們把新指南放在系統里,鏈接在醫生需要時彈出,他汀就開出去了。而且,這樣反復操作還可以解決醫生繼續教育問題。第三,系統還要提供意見,提供標準的操作流程。比如:危急值提醒,血鉀1.6了,系統不光要提醒,還應該顯示出低血鉀癥的標準處理方案、標準操作流程,醫生照著做就可以了。另外,對中國現代醫學教育的發展形勢不是很樂觀,可以用系統提升基本的醫療質量、控制風險,依靠系統加一道把關,這是很有價值的。

          楊秀合:醫院信息化有二三十年的歷史,由流程文書電子化向支持業務部門的職能轉變,由臨床向臨床與科研并舉,更多的要考慮科研系統的建設,把科研系統與臨床系統相結合。

          QQ在線服務

          遠程服務

          • 售后服務1

          • 售后服務2

          • 售后服務3

          • 售后服務4

          • 市場一部

          • 市場二部

          • 阜陽辦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国产亚洲精品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永久免费,